<dd id="kcaeq"></dd>
    1. <code id="kcaeq"></code>
        <output id="kcaeq"></output>
          <big id="kcaeq"></big>

              <acronym id="kcaeq"></acronym>
              <var id="kcaeq"></var>
                  <output id="kcaeq"><ruby id="kcaeq"></ruby></output><code id="kcaeq"></code>

                  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死罪難逃 > 第、二十八章 身前、身后 2

                  第、二十八章 身前、身后 2

                  作者:青風戲雨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94358/29523313.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苗毅話音剛落,物證科的人就走了進來。

                      “出來了,出來了,廖局,苗隊,鐵隊這是化驗報告。”

                      “我們對黑色塑膠袋進行了仔細的化驗,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地方,這只是普通的垃圾袋,上面沒有LOGO商標,這種塑膠袋各大小超市都有賣,包裝尸塊的黑色塑膠袋,一共有三層,而從上面提取的指紋,經過對比,這幾枚指紋的主人當時就在現場,都是暫住橋下的流浪人員。”物證科的人說道。

                      驗尸報告和黑色塑膠的報告,在場人都傳看了一遍之后。

                      “說說各自的看法。”廖志剛道。

                      “掌握的線索還是太少了,死者身份不明,黑色塑膠袋來源查找起來太難,這和大海撈針沒有什么區別,現場沒能提取有效的痕跡,這簡直就和第一個案子一樣。”一項剛猛的鐵猛也是頭大,這么難辦的案子,還是第一次遇見。

                      眾人一至點頭,線索太少,這樣的情況,大羅神仙下凡也得愁的腦仁疼。

                      “苗毅!”廖志剛輕聲開口。

                      苗毅眉頭緊鎖,來回翻看著資料,期望能在這有限的線索里找到希望。

                      碎尸,凍尸,拋尸。碎尸,凍尸,拋尸。

                      這三個詞不斷的在他腦海里閃過。第一起碎尸案,也是這樣的手法,只是從拋出第一塊之后,就在也沒有動靜,如今時隔三個月,又是一樣的手段,難道兇手會是同一個人。

                      很快苗毅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想法。

                      不一樣,兩者之間根本不一樣,無論是拋尸的方式,還是兩位被害者之間的時間相隔。

                      難道這是巧合?

                      “會不會是同一個兇手?”苗毅喃喃的說道,話一出口,連他自己都苦笑的搖了搖頭。

                      “我看不像。”鐵猛直接否決了苗毅的猜測:“第一起案件中,其實兇手已經給了我們暗示,那個地址,再者兩位被害者,遇害時間相隔太久遠了。”

                      “不好說。”刑警老劉默默的吐出一口煙,沉聲道:“或許是,或許不是,我們可以站在兇手的角度分析分析。”

                      “老劉說的對。”廖志剛比較贊同老劉的話。

                      “第一起,利用快遞拋尸,很新穎的手法。”苗毅淡淡的開口道:“而且是抱有目的性的,他很理智,而且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目標性很強,并沒有要隱藏自己的意思,就像是……”

                      他頓了頓:“就像是,他主動站了出來。”

                      “沒錯。”鐵猛點頭道。

                      “他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知道,我就在這,我就是兇手,你們來抓我啊,抓到我,你們就能得到答案。”苗毅喃喃低語。

                      “這簡直就挑釁。”聶靜憤然道。

                      “或許是,又或許不是……”苗毅低語,眉頭緊鎖。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要抓住了什么,等他伸出手去,卻有什么都沒有抓住。

                      他知道,這是一種隱晦的暗示,答案就在那個地址里面。

                      “那第二起呢?又怎么說?”

                      苗毅長長的舒了口氣:“雖然都是碎尸、凍尸再拋尸,但是還是有差距的,一個是主動的站出來,一個是在極力的想要隱藏自己,這就像是一個就站在我們面前,一個站在我們背后。”

                      “我倒是只贊同一部分,應該是同一個人,理由是,手法基本相似。”有人站出來反駁道:“這么長時間我們沒能找到突破口,他說不定是急紅了眼。”

                      “我不贊同你的觀點,如果真如你說的,那他應該還是和第一起一樣,利用包裹,然后在寫上地址,可是這次沒有啊。”又有人開口反駁。:“我贊同苗隊的觀點,兩起案子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案情分析會上,大家各抒己見,紛紛發表自己的觀點,有贊同苗毅觀點的,也有反對的,總之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

                      一時之間,會議室變成了菜市場。可惜還是那句話,線索太少。

                      到底是并案偵查,還是各自偵查,一個個吵得面紅耳赤。

                      廖志剛看著爭吵不休的屬下們,腦仁疼的更厲害了,大家都在圍繞到底是不是同一個兇手身上爭論著。

                      “先各自偵查,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不并案。”最后苗毅斷然開口。

                      因為在他的腦海里,有個強烈的聲音在不停的呼喊著,告訴他,兇手另有其人,這是一個巧合。

                      “快遞碎尸案,暫時先放一放,把大部分精力放在9.21碎尸案上。”苗毅道:“聶靜,你帶人去查一下最近三天……”

                      “不,最近一個星期有沒有人,報人口失蹤的,年齡在20到25的女性。”頓了頓又道:“以江陰大橋為中心。”

                      “老鐵,從拋尸地點到入海口,有多遠的距離?”苗毅扭頭問道。

                      鐵猛想了想道:“差不多30公里吧。”

                      苗毅眉頭一皺,30公里!這個距離有點遠。江陰市,就是以這條大江命名的,她貫穿了整個江陰市,把江陰市分成了南北兩塊。

                      此江名為——陰江。水流湍急,直入大海。

                      以陰江的水流速度,算算時間。苗毅嘆了口氣,如果兇手真的把其它的尸塊拋入江中,或許這個時候應該已經沖入了大海中了吧。所以每年在江中溺死的人,打撈上來的很少很少。

                      到時候在想打撈,就真的成了大海撈針了。

                      奇跡!苗毅在心中祈禱著,寄希望能夠發生奇跡。

                      “老鐵,你就辛苦一下,帶人從拋尸現場和入海口兩端同時進行拉網式打撈。”苗毅很是認真的看著鐵猛,這個工作量很大,人手需求量更大,三十公里的長度,一公里寬,哪怕是日夜趕工,也不是一日兩日能夠完成的,何況是去打撈被切碎了得尸體,真的太難了。

                      鐵猛重重的點了點頭,他明白,能不能破案,他這一環節很重要。

                      他的心中早就憋著一口氣,一口想要吐出,卻又被生生的卡住怎么也出不來。

                      “老劉,你的任務是,往上游搜尋,同時以拋尸現場為中心三十公里范圍,各個垃圾站,棚戶區等等,仔細搜尋。”

                      “是!”

                      “那快遞碎尸案?”鐵猛問道。

                      “讓黑子、田野和木小松他們去吧。”苗毅早就做好了安排,事實上,他們三人直到現在也一直在外調查著:“那邊很多的調查快接近尾聲了。”

                      “老苗,你還在派人……”廖志剛的話并沒有說完,但是他知道苗毅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嗯!”苗毅輕輕的點了的點頭。

                      “把握好分寸。”廖志剛想了想,開口道。

                      “放心吧廖局,我心里有數。”苗毅輕輕頷首。

                      “行了,大家就按苗毅的安排開始行動。”廖志剛起身,大手一揮,眾人轟然而散。

                      臨走之前,廖志剛深深的看了苗毅一眼,猶豫了一下,在他肩膀上輕拍了一下。

                      …………

                      江陰大橋下發現碎尸一事,在第二天不到中午的時間,就已經在網絡和報紙上傳開了,沉寂了許久的各大媒體,猶如嗅到了血腥味的蒼蠅,利用手中的各種渠道,打聽著內幕消息,都想得到第一手的詳細資料。

                      尤其是拋尸現場,各大媒體蜂擁而至。大橋下的警戒線并沒有被撤走,反而增加了人手。

                      而那些鳩占鵲巢的流浪者們,在他們徒然的反抗下只能黯然失色的被趕出了他們的老窩,至于他們將要去哪里,就不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了。

                      破案!破案!

                      鐵猛站在江邊,看著洶涌奔騰的江水,雙眼中露出一絲茫然,很快他就甩了甩腦袋,把那一絲茫然甩進江中。

                      就讓它隨江而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江西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