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kcaeq"></dd>
    1. <code id="kcaeq"></code>
        <output id="kcaeq"></output>
          <big id="kcaeq"></big>

              <acronym id="kcaeq"></acronym>
              <var id="kcaeq"></var>
                  <output id="kcaeq"><ruby id="kcaeq"></ruby></output><code id="kcaeq"></code>

                  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云夢逍遙閣 > 六六:渡

                  六六:渡

                  作者:上官絕清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94355/29523282.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蒼涼荒蕪的青磚古路上,一個年輕道人不緊不慢的走著,看著路旁火紅一片的曼陀羅花,夢逍遙嘆息了一聲,不說一語的繼續往前走著,路的盡頭,一條若隱若現的黑色河流,漸漸的清晰起來,前方傳來一陣陣悠遠寧靜的歌聲,“烈焰的紅色,失去了綠色的依托。幽靜的河水,丟掉了原本的猙獰。世間眾生多作怪,敵不過天道無常,一所門戶,一條小路,一桿船蒿,一碗清水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路復一路,一輪還一輪,莫念蒼天無情道,路到盡頭終虛幻,一念輪回生。”。

                      過了不知多久,終于走到了那條河流的旁邊,看不見盡頭的黑色河水,一股渾色的水汽漂流在河水的上空。夢逍遙就站在河邊,靜靜地等著。河的中央傳來陣陣撥水的聲音,那歌聲,也是越來越近,那渾色的水汽里,映出了一艘船,船上站著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影,人影手里拿著一桿長長的船蒿,漸漸的。駛向河邊。

                      看著眼前的年輕道人,那船夫少見的下了那艘幽黑色的尖頭木船,對著年輕道人拜了三拜,年輕道人沒有言語直接一步踏上了木船,那船夫緊隨其后,擺了擺同樣黑色的船蒿,木船慢悠悠的駛向河的對面,片刻便消失在了渾黑色的霧氣中。

                      看著一望無際的黑色,卻是不復當年的猙獰,也沒有往日的“喧囂”,只是一片寂靜。船夫有一下沒一下的擺著船蒿,木船卻是平穩的行駛著。過了半響,夢逍遙轉過頭來看著那戴著斗笠全身被黑色斗篷所遮擋的船夫。船夫當沒感覺一樣。依舊一下沒一下的擺著。夢逍遙嘆息了一聲,“你卻是得了這難得的安穩”。那船夫也不曾言語,依舊擺著,好似沒有聽見一般。“算起來,你終歸也算是盤古后裔,雖說出世晚了一些,但跟腳確實不比任何人差,連那三清也說上,你也是差不了幾分”說完,便轉過頭去。聽見夢逍遙所說的話,那船夫手中的船蒿頓了一下,抬頭看了看船頭上的年輕道人,沙啞的說道“跟腳不錯終究只是保住我這一副殘軀罷了,我早已沒了當年的斗志,也不復當年的道號,我現在,叫‘渡’”說完便繼續擺著手上的船蒿。聽完,夢逍遙輕呵了一聲“呵,‘渡’?百年一載有緣人,這名字也是名副其實。你的確是沒有了當年的勇氣,那三品金蓮和龜靈圣母的精血真靈結下的因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東海那位還有須彌山上的那兩位可不是小角色”頓了頓,看了看漸漸清晰的河岸,繼續說道“大劫將至,確是你瞞天過海的一次好機會”。船夫聽到擺著船蒿的手抖了一抖,緊緊的盯著夢逍遙“你雖神通偉岸,甚至可與那三十三天外的幾位圣人老祖相提并論,他們都無法幫助與我,更何況未證得圣人道果的你呢。我雖是一個小角色,但也是那盤古后裔,我這軀體也只有盤古神通方能救治,憑我一個現如今連太乙金仙都不如的角色,如何去行那瞞天過海之事。”說完便緊盯著夢逍遙。“我知你殘缺了身體,缺失了本源,但此次大劫卻不失是一次重新證道的機會”說完,便揮手甩出一道流光“我雖沒有盤古那般神通,卻是早生了些許時日,鴻鈞與我道兄相稱,三清見了我亦要行那晚輩禮,這東西你好生使用,見了,你就明白了”。那船夫抬手接住一個紫色的檀木盒子,在抬頭看向船頭,卻只看到遠處霧氣中若隱若現的背影。船夫搖了搖頭。轉身消失在了船上。

                      一條黑色的河流,沒有一絲聲響,好像沒有流動一般,在大河的一段回廊處,枯黃色的茅草屋隱藏在周圍一片寂靜之中。船夫臉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紫色檀木盒子,緩緩的抬起左手,顫顫巍巍的打開了盒子,剎那間,一股紅黑色的光芒閃爍開來,外面的黑色河流仿佛受到指引,濤聲大作,船夫驚了一下,袖子一揮,茅草屋外一陣霞光閃過,黑色河流瞬間恢復了平靜。船夫震驚的看著眼前漂浮著的紅黑色的水滴,水滴里傳來陣陣吼聲,仿佛困著一尊魔神,“這是?盤古心血!”。

                      感受到身后黑色河流的一陣喧鬧,夢逍遙扯了扯嘴角,繼續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前方,一條青石鋪滿的小路,一股股青色氣息流轉,把前方隱藏在濃霧之中,隱約間,從縫隙間傳來一縷縷灰白色的霞光,似夢似幻。夢逍遙稍作停頓,便踏上了青色石路,融入到濃霧之中。

                      黑色的河流依舊平靜,時不時地出現幾個旋渦,不出片刻便又消失。枯色的茅草屋一陣霞光閃過,一只血紅色的蚊蟲一閃而過,繼而恢復平靜。河流之外,黑色古樹下面的老道朝著茅草屋的方向笑了笑,喃喃道“連他都出世了,又是一個盛世起始,緣起緣滅,各憑本事”說完便恢復坐定。

                      一片安靜,猶如那黑色的河流,卻不知這寧靜的表面下,又有多少波濤洶涌,等待著時機,脫困現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江西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