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kcaeq"></dd>
    1. <code id="kcaeq"></code>
        <output id="kcaeq"></output>
          <big id="kcaeq"></big>

              <acronym id="kcaeq"></acronym>
              <var id="kcaeq"></var>
                  <output id="kcaeq"><ruby id="kcaeq"></ruby></output><code id="kcaeq"></code>

                  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三九五节 斗财大赛

                  第三九五节 斗财大赛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4646716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读书人自然是心高气傲一些,刘若宰又是状元出身,确实是有这么个心高气傲的资本。

                      因此姬庆文便笑着对他说道:“行了,你老刘有多少学问,我是再清楚也不过了。不过今天倒想请你帮我个忙,如何?”

                      刘若?#33258;?#20070;生当?#34892;?#26684;算是直爽的,听了姬庆文的要求,想也不想便满口答应下来:“行嘞,爵爷有什?#35789;?#24773;,就尽管吩咐好了。我要是能做到的,就绝不推脱。”

                      姬庆文笑道:“这件事情容易得很。就是今天这位吴将军想要同陈圆圆说上几句话,可他的文采又比不上你老刘。因此我不过是想请老刘你今天暂?#31508;?#25947;一些锋芒,把这彩头让给别人可好?”

                      刘若宰低头想了想,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行啊!其?#21040;?#22825;我也不是来会什么陈圆圆的,只不过是满肚子的学问有些发霉了,想要拿出来晾一晾而已。既然爵爷有这话讲,那今日这事也算是作罢了。幸好学问不像饭菜,多搁一天也不会就发了霉了。”

                      那老鸨子李红娥见刘若宰被姬庆文叫上了楼,已然明白姬庆文已同这个挑刺的书生商量好了,便说道:“都说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斗文也未必能够分出高低,我们不如换个花样如何?”

                      一众看客们自揣自己的学问无论如何都比不过翰?#30452;?#20462;、状元出身、文名在外的刘若宰,因此听了李红娥的建议,无不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沉默了片刻,终于有好事的看客说道:“老鸨子你倒是别出心裁,不斗文,难道是要斗武么?行院里头斗武比高低,你这也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

                      二楼的吴三桂听了这话,心中却得意起来,心想:“我和姬爵爷过来,就怕斗文。只要不斗文——那斗财,姬爵爷富甲天下,有的是钱财;斗武,自己也是武进士出身、又久经战阵,身上武艺高强,就算是武状元来了,自己只要来个出其不意、使个阴招,一样能?#35805;?#20182;斗败了。”

                      却听楼下的李红娥说道:“这位客官说笑了。您老就是有意斗武,奴家也不敢让您动手啊!瞧您这副龙精虎猛的样子,万一兴致起来了,还不把我这店给拆了?拆了我这店是小事,万一惊动了锦衣卫,把您抓紧诏狱里头,怎么着也得扒层皮再出?#31383;桑俊?br />
                      一提起“锦衣卫”、“诏狱”,看客们立?#31383;?#38745;下来,中厅里的空气近乎凝固起来。

                      只听李红娥说道:“奴?#26131;?#24052;没个把门的,各位不要把奴家的胡

                      说?#35828;?#25918;在心上。这样,今天我们不斗文、也不斗武,不如斗财吧!哪位出钱出的多,我们家圆圆姑娘就陪哪位说几句话、唱几支曲。”

                      ?#25628;?#19968;出,原本沉寂的中厅里,顿时又喧闹开来,有看客笑道:“我?#31508;笔?#20040;呢!还不是谁出钱出得多,就能私会陈圆圆。老鸨子你这样做事,是不是太贪财了些?”

                      “可不是嘛!开口就要钱,你这老鸨?#20248;?#26159;掉到钱眼里去了吧?”立即有人附和道。

                      李红娥却是丝毫没有惭愧,依旧赔笑着说道:“诸位,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又是从江南千里迢迢北上进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钱财’二字么?各位看我们初来乍到的,没想到京城里这么冷,眼看就要过冬了,我们圆圆姑娘现在连件过冬的衣服都没有。诸位家大业大的,看我们圆圆姑娘可怜,不该出些银子给她买几件衣裳么?不过要是您老今天走得急,没带着银子过来,那也没事,就当捧个人场了。”

                      李红娥这话说得十分?#19981;?#30636;间堵住了那些心怀不满的看客的嘴。

                      二楼的姬庆文听李红娥已将话题挑了起来,便毫不犹豫地高声个叫道:“行了,你老鸨子话太多了。?#39029;?#19968;千两银子!”

                      众人听到这个数目,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暗骂道:“这个出价之人到底懂?#27426;?#35268;矩?一开口就是一千两银子的巨款,?#24515;?#20123;只攒了几百两银子私房钱的怎么好意思开口抬价?”

                      众人沉默了一番,终于有人举手开价道:“一千二,?#39029;?#19968;千二百两银子!”

                      ?#20658;?#21315;!”

                      听有人直接将价码提高了一倍,底下的看客又窃窃私语起来。

                      正在这?#24615;?#30340;讨论之下,又听?#35762;?#37027;出价之人,怯生生说道:“我……我……?#39029;?#20108;千一百两银子……”

                      姬庆文眉毛一皱,自言自语道:“这谁啊?要出价就好好出价,?#30475;?#21387;我个?#27426;?#30334;两银子,是来在玩笑么?”

                      刘若宰听见了姬庆文的话,掩嘴笑道:“姬爵爷,这人我认识。他也算是名动京华的人物了,乃是周延儒首辅的大公子。周首辅家教是出了名的严格,周公子今天?#20302;?#36305;到这种地方来,回家少不了要挨周首辅的篾条呢!”

                      “哈哈哈!”姬庆文闻言笑道,“那要是周公子斗财赢了我,说?#27426;?#20182;老子还要多打他几下呢!得了,我是个好人,不忍?#30446;?#21040;周公子挨打,还是别跟他?#25512;?#20102;!”

                      说罢,姬庆文便又

                      高声喊道:“三千!?#39029;?#19977;千两银子!”

                      才几轮叫价,见陈圆圆?#24187;?#30340;价格就被炒到了三千两银?#21448;?#24040;。这让一众看客们惊得目瞪口呆,纷纷抬头向二楼张望,到底是哪位富豪,出价居然如此大方爽快。

                      而周延儒的儿子似乎还不肯死心,狠狠咬了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了新的价码:“三千……三千零五十两……”

                      姬庆文摇摇头,两片嘴巴轻轻一掰,说道:?#20843;那?#20004;银子。”

                      这下周公子算是认输了,心想:今天碰到对头了,要是放在那些寻常娼妓身上,别说是?#37027;?#20004;银子了,就是一千两白银,就能玩她个通通透透了。

                      想通了这点,这位当朝“宰相”家的公子,便也不再硬撑,心中暗暗骂了两声,便又与同桌的几个同伴喝起酒、吃起菜来了。

                      ?#37027;?#20004;银子,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出得起的。

                      随着周大公子的偃旗息鼓,似乎再也没人敢同姬庆文别苗头了,这位新晋的福禄伯爵爷眼看就要赢下这场在“遇华馆”中举办的“斗财”大赛了。

                      却不料正当姬庆文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听楼下又有人报价道:“五千两银子,五千两银子是?#39029;?#30340;。”

                      “嗯?”姬庆文疑惑道,“怎?#31383;?#36335;杀出了个程咬金,偏要要来给我搅和搅和?不过不要紧,老子这次进京,带了二十万两银子,不信?#20063;?#27515;你这个不识相的。”

                      于是他也跟着出价:?#20658;?#21315;两。”

                      “白银七千两。”这人说话似乎带着不知何处来的方言的口音,嗓音却是器宇轩昂,显得信心十足。

                      这人是什么来头?

                      姬庆文带着这个问题,又将价码提高到了八千两银子。

                      那人居然也毫不怯场,并不像周延儒的儿子那样,狗皮倒灶地一百两、几十两地往上加码,而是跳过九千两银子的出价,直接出价到了一万两银子!

                      在京城里敢这么高调的,除了自己以外,姬庆文竟想不出第二个人,这让姬庆文有些不信邪,刚要开口继续跟着出价,却听背后的刘若宰提醒道:

                      “姬爵爷,你可别着了别人的道了。搞不好是哪里来的混账,知道爵爷你志在必得,所以故意一路跟价,想要让你虚耗银两罢了。到时候价格抬了上去,他轻飘飘说一句‘还是这位爷有钱,在下甘拜下风’,不就省下了这一万两银子吗?搞不好,这一万两银子,压根他就没有!”

                      .。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江西11选5玩法 真钱线上扎金花 彩票官网首页 精准平特一肖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qq欢乐斗地主免下载 中国竞彩网app下载地址 河南幸运武林开奖直播 北京快乐8选三必出一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查询 香港六合彩二字经 湖北11选5开奖查询下载安装 新版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安徽快三今日推荐号 双色球周2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 管家婆